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淡风轻

一个人的自言自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学校回到学校,行走在梦想与现实的边缘。 喜欢孩子,喜欢自己的职业。 爱戏曲,爱编织,生活如此丰富多彩。 爱在夕阳下散步,感受生活的从容与美好!

网易考拉推荐

[转帖]义薄云天赵盼儿  

2007-03-05 12:33:46|  分类: 美文共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义薄云天赵盼儿

作者:落叶悲笳

越剧中,多的是温婉秀丽的女子,忍辱负重的女子,痴心痴情的女子,又有谁,当得起“义薄云天”四字?惟有盼儿,惟有那个侠肝义胆,大智大勇的赵盼儿。

三月三,踏春时节,杨柳抽芽,草长莺飞,盼儿姐姐手持纨扇,袅袅婷婷,从画舫中走来,神采飞扬,顾盼生姿,诉不尽千种柔情,万般风流。一旁的宋引章则是羞羞答答,含情脉脉。好一个江南春景,好一对绝色佳人,真真风也沉醉,人也沉醉。

这其中,却似若有似无地透露着一个信息——赵盼儿难惹,宋引章好欺。

一阵马嘶,周舍从斜里杀将出来,亚芬一个闪避动作做得干净利落,更显得盼儿精明干练。可我老觉得意犹未尽,没办法,谁让亚芬的这个动作太英姿飒飒了呢。

周舍假充君子,大献殷勤之际,盼儿已从他身上有春宫图,认定他不是好人,对之百般戏弄。宋引章不知就里,对周舍却是暗暗怜惜,此时,隐隐可以看到引章日后的凄苦了,她太单纯善良了,如此单纯善良,在风月场中怎么混的?恩,肯定是盼儿姐姐罩着的。^^

对引章一往情深,私定终身的秀才安秀实闻得引章与周舍花前月下,过从甚密,心中自是焦急万分。这里,郑国凤有个很好玩的动作,食指指天,大叫:“我要去拯 救她的灵魂”,书生意气十足十,看得我直乐。可是,总觉得这话,过于白话了些,放在整个基调都较为古典的《救风尘》中,显得有点突兀。

安秀实期盼着赵盼儿帮忙,嘴里念叨:“盼儿姐姐,你怎么还不来呀。”一转身,只见秋水为神,梨云是骨,玉人俏立生生,不是盼儿是哪个?一声娇笑,“我出去会客不过数日,秀才就就如此牵挂于我”,言语轻佻戏谑。

盼儿这话,怕是出于职业习惯,信口一诌,虽是调笑安秀才,却也有自嘲的成分,情最薄处是欢场,会有人真心牵挂如盼儿这般的烟花女子吗?这样的一句调笑之语,折射出盼儿内心深处的无奈与悲凉。

盼儿与安秀实找到引章之时,她已与周舍论及婚嫁了。当安秀实要与周舍争引章时,老鸨的一句话简直让人喷饭,“等你高中,引章早就退休了”,这话,有点为搞笑而搞笑了吧。

真搞不懂上越,总要在整戏上加点格格不入的东西,不奇峰突起她还不罢休,《第一次亲密接触》中,居然用越剧唱起英文来了,真晕啊。

其实,细细想来,老鸨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,干她们这行,吃的就是青春饭,红颜易老,韶华易逝,你纵有真情厚意,又怎抵得过岁月流逝,青春不再。若等引章“门前冷落车马稀”时,你仍然是穷酸白丁,无力救她出苦海,那她等你作甚?

盼儿唱得好:“待嫁一个读书人,怕学作王魁负情意。”信你此时真心实意,若真个高中,怕对我们烟花女子避之不及呢。那她又等你作甚?

引章要的,是安定的生活,是跳出风尘,是堂堂正正,清清白白重做人。这一切,安秀实给不了,周舍一样也给不了。引章却急着要一个名分,急着跳出风尘,不听盼儿苦心相劝,执意要嫁给周舍。盼儿万般无奈,只能暗自祈祷周舍善待引章。

可周舍又怎会善待引章呢?你宋引章沉鱼落雁,貌比天仙又如何,终究只是个风尘女子啊,风尘,是烙在身上,洗不掉的耻辱。至于周舍,只是把引章当成玩物,真正嫁娶时,就开始嫌弃她的妓女身份了。

周舍娶回引章,百般折磨,陈颖那又惊又惧,又酸又痛的神态,果然入木三分,我见犹怜。让人一望,便忍不住想将之捧在手心,好好呵护。(什么捧在手心,她又不是猫,找打!)

护花之人果然上门来了,安秀实果然是个书呆子,如此与周舍理论,岂不是连累引章再受折磨吗?两人在绝望之时,不约而同想起了一个人,那个侠骨柔肠,有勇有谋的盼儿姐姐。看来,我们的盼儿快成救世主了^^。

引章自然记得当初为嫁周舍,与盼儿闹得不欢而散,但她深信盼儿姐妹情深,必会前来相救。这不由令我想起了嵇康与山涛,嵇康当时与山涛绝交,却放心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山涛,因他相信山涛不会亏待自己的孩子。看来,盼儿与引章的姐妹之情,倒也颇有些魏晋风度呢。

赵盼儿为救引章,从汴梁赶赴郑州,而且不畏周舍权势没,要以孤弱女子的侠肝义胆,会一会周舍的色胆狼心。用八个字形容——“姐妹情深,义薄云天”。

安秀实在病榻旁气愤地诉说说引章的悲惨遭遇,亚芬的表情先是关切安秀才,闻得引章被周舍折磨,不由陡得动容,随即又面无表情。并冷冷地说不管引章的事。爱煞了亚芬那个动容的神情。

明眼人都看知道,盼儿说的不过是气话,若真个不管不顾,千里迢迢从汴梁赶赴郑州作什么?

这秀才可不这样想,以为盼儿真的不愿救引章,只急得手足无措,关心则乱嘛。

盼儿见安秀才如此真情意,联想自己,却羡慕引章起来:“说你不幸你有幸,难中偏得真情郎。”

是啊,风月场中难得真情意,任你赵盼儿八面玲珑,丽色无双,却是真情难觅,真爱难寻。亚芬的这段唱,透着一点点欣慰,一点点感慨,一点点羡慕,一点点顾影自怜,一点点孤影清绝。细细听来,不由不让人动容。

这一场中,亚芬的唱我都是极喜欢的,但总觉得唱词还可以再古朴典雅些。

好在,这剧中没让盼儿也喜欢上安秀实,要不然,盼儿的义薄云天的形象就全给糟蹋了。好容易出了个如此光彩照人的盼儿,千万别再拿“情”字来纠缠。

盼儿决定救引章时,那胸有成竹,自信满满,神采飞扬,意气风发的样子,如同九天骄阳般灿烂夺目。尤其是唱到:“且看我风月手,巧救风尘这一场”时,水袖一甩,一收,一绕,一定。真是美极,那美,竟让人有一丝恍惚,仿佛你也置身于千万年前,和她一起,赴汤蹈火救风尘。

狂风暴雨中,骏马良驹上,大红披风艳得刺目闪耀,正是盼儿策马狂奔。

来到客店,周舍管家的动作做得十分好玩,腿脚不听使唤,嘴里直嚷嚷,“天仙下凡了”。盼儿勾引周舍的手段,果然轻车熟路,这“风月手”可是我们盼儿姐姐的拿手戏,你以为人家在怡春院白混的。

这一招,三十六计曰:欲擒故纵。欲拿休书,诱以婚嫁。

亚芬把盼儿的千娇百媚,风情万种演绎得不要太到位哟,“冰肌玉骨占精华,玉手拈桃花”,那样的欲拒还迎,那样的含嗔含颦,别说是风月常客周舍,即便柳下惠来了,是不是把持得住还得另当别论了,呵呵:)

最后,当然是我们的盼儿姐姐骗得休书,功成身退了。

今日偶然翻书,无意间看到一句:“赵盼儿是关汉卿塑造的妓女中最光彩的人物”,眼前立时浮现眼若秋水眉如黛的盼儿姐姐,正是亚芬的扮相。也只有亚芬,能把盼儿演绎得如此淋漓尽致,她为盼儿注入了灵魂。

好一个如花美眷方亚芬,好一个义薄云天赵盼儿。

我已不知,到底是亚芬化身千年前的赵盼儿,亦或是盼儿的魂已归于此时的亚芬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